????一夜未眠,洪姝却没有任何疲惫的感觉,她在洗脸的时候,不小心抬头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,她看到自己的熊猫眼中放着精光。

????但是她依然没有胃口,而且食欲减退的程度愈发加重,已经发展到只要闻到炒菜的油烟味,就恶心的地步。妈妈只是煎了一个鸡蛋而已,她却有种厨房已经变成火云洞的错觉。

????在妈妈担忧的目光中,她勉强喝了几口粥,然而厨房飘来的味道实在太重,她被迫提前背上书包去上学。临出门之前,她想对妈妈说,请她最近不要做炒菜,但是话在嘴边转了几转,她还是没说出口。

????在学校的这一天风平浪静,只是时不时地会迎来齐子盛那探寻的目光,然而每次当洪姝的眼神将要和他对上的时候,他就先一步转过去了。

????如果放在平时,洪姝一定会很生气。可是今天,她觉得自己变得无欲无求起来,不想说话不想动,没有人来打扰她的感觉真是太好了。

????直到晚饭的时候,她放下饭碗,起身要走,却被乔唯按住。

????“你是要修仙吗?中午就吃了一口饭,现在又只喝一碗汤。我看你的眼神都涣散了,你到底是怎么了?”

????“可是我不饿呀。”洪姝柔声对乔唯说。

????“你现在走起路来都像是在飘,你别这样,我好害怕啊。”乔唯的声音有些发颤,抓着她的手似乎都不敢用力。

????“没事,你不用担心。”洪姝轻轻挣脱她的束缚。

????乔唯拿她没有办法,摇摇头,冲着关咏琳那边去了。

????回到家后,妈妈已经自觉地换了菜系,无油无烟,以蒸菜和汤水为主,炖盅里的鸡汤如水般清澈,

????洪姝像是喝水一样,把汤喝光了,然而她发现自己现在吃不下任何固体食物,变成了真水做的人。最奇怪的是,即便是两天没怎么进食,她也不觉得饿。

????到了夜里,她又开始失眠,而且觉得有些心悸,她走出卧室,打算去客厅看一看月亮。

????她无声无息地坐在沙发上,也不知是怎么了,望着那模模糊糊的月晕竟流下泪来。她并没觉得自己很悲伤,与之前那两个月比起来,她现在内心很平静,大脑已经停工了。

????这时,她听到爸妈的卧室里有些声响,似乎是妈妈隐隐在哭泣。

????“我之前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,她都半个多月没有露出个笑脸来了,这几天也不吃饭,我给乔唯打过电话,乔唯说她在学校也这样。这可怎么办啊,我特担心,以她现在这个状态,都没法参加高考。”妈妈呜呜地哭着。

????爸爸也有点情绪不稳:“那你说怎么办,要不要问问清楚?明天早上和她谈谈吧。”

????妈妈一叠声地反对:“不行,不行,都这样了,还谈什么?这还没和她说什么呢,她就已经崩溃了,要是咱们再逼她的话,她再做出点傻事来可怎么办?”

????“唉,你说,闺女是不是有点抑郁了?”爸爸突然冒出一个新鲜词来。

????“你别胡说!”妈妈的音量有点失控,但是她很快又压低声音:“算了,我不自欺欺人了,我也觉得她有点这个倾向。可是,好端端的,她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?我就想知道,到底是什么原因,知道了之后,咱们也好对症下药啊。”

????“要不我明天去找滕老师了解一下情况吧,再问问她的同学和朋友。”爸爸低声说道。

????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
????洪姝无动于衷地听着爸妈为她烦恼为她担忧,心中也有些奇怪,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?

????然而这个问题没能撑太久,就被一片空茫给顶出了她的脑海。

????过了不知道多久,天还没亮,妈妈走出卧室,被沙发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