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苏静好,成何体统!她们都笑话本宫了!”富察容音见苏静好眉眼上挑晕着笑意,羞意更是顺着脊背上爬,羞恼地打了苏静好一下,“你也笑!我不理你了!”

????“是我错了,卿卿。”苏静好连忙端正表情,赖着富察容音撒娇,“恳请小仙女大人大量原谅小女子吧。”

????“没羞没躁,也不知圣祖爷省下的城砖是不是都砌到你脸上了!”富察容音嘴上不饶她,心里早就软下来了,暗暗气恼自己没立场,每次苏静好这般作态总会原谅,“就吃准了我吃你这套!”“卿卿最好了。”苏静好看着这个眉眼含娇,因玩闹而羞红脸的活生生的富察容音,那种失而复得的满足感,来之不易的心酸感充斥着她那颗早已沧桑的心。她的心发胀,就像充气的大气球。

????“少来。”富察容音捏着帕子抵着苏静好的额头,却被这个无赖拉住了手,她俩难得放下身上的束缚,像尚在闺房那样玩闹。

????“哈哈哈,放肆,哈哈哈,不要了!”富察容音东躲西挡还是逃不开苏静好的魔掌,被她挠着痒痒肉,哈哈发笑,“哈哈哈,不要不要,痒!”“卿卿说句好听,我就不闹卿卿。”苏静好半压着富察容音,挠着她的软肉。

????“说什么?哈哈哈!”

????“卿卿以前说什么就再说一下。”

????“静儿!阿静!静静!”富察皇后胡乱喊着,笑得有些哑的嗓音勾着苏静好的神经,“静儿,阿音受不住了!”

????“好。”苏静好眼底汹涌着澎湃的波涛,揽着富察容音,拍着她的背,轻柔地为她顺气,“缓缓。”

????“娘娘,钟粹宫还有事臣妾先行告退了。”苏静好给富察容音拍背顺气,帮她理好衣襟,突然告退。

????“静……纯妃回去好好休息。”富察容音一噎,摆了摆手目送人离开。

????玉壶和明玉尔晴守在门外,突然的开门声惊了她们的视线。

????“玉壶,回吧。”苏静好带着玉壶离开长春宫,一路走回钟粹宫。

????“娘娘,那些个人怎么处理?”玉壶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。

????“全部清理掉。”苏静好眼角上挑,从嘴角牵扯出一丝残忍的笑意,朱唇轻合松了几个人的命。

????这就是皇宫,权利高集的地方,上位者的心情随时决定着下位者的未来,这也是现实,如果坐着高位的人压不住下面的心思那总会被取代,成为下一个蝼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