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十一月初,正是秋意最浓开始转冬的时候。

????校园的树叶落了一地,红的黄的,落叶归根。

????在一片万物凋零的肃杀中,少年特有的蓬勃朝气却散发在校园的各个角落里。

????今年的天气比去年冷,去年这个时候艳阳高照,校运会还可以穿短袖和球裤,今年就不行了。南玉一身校服,蹲在地上系鞋带。

????起身、准备,裁判的枪声一响,运动员都跑了出去。

????用那句用得挺烂的话来说,像离弦的箭一样,冲出去,带着青春活力,脚底的风扬起落叶,深秋的凉风鼓起少年人的衣袍。

????此时广播站想起了声音,清脆的声音念出了一篇特别的加油稿:“2017届理科二班的南玉同学,加油,你是最棒的!你用你娇弱的身躯扛起了理二的荣耀,你还拥有史上最帅陪跑顾渐,有什么理由不拿回冠军?另外,先提前感谢其他班同学的无私陪跑,谢谢你们大家一年又一年的陪跑,目送理二蝉联长跑冠军,thank?you!”

????这么欠揍的语气,肯定是那两个姓姜的憨批干的。

????南玉感觉身后的人都突然提速,似乎是想打那篇加油稿的脸。

????姜星宇和姜菏泽这两个损人不利己的玩意。

????南玉也只好提了提速。

????突然身后的人又来了一波爆发,一举超过南玉冲向了终点的红线,红线被撞上的一瞬间整个操场都发出了欢呼,那个选手也高举了她的手跟着高喊。南玉偏过头和陪跑的顾渐对视一眼:“这样也行?”

????“冲。”

????南玉也冲过了红线。

????终点的人群有人窃窃私语:“理二的脸疼不疼?”

????“虽然第一名不是我们班的,但是我就觉得好爽,理二太嚣张了,还提前感谢呢!”

????如果不是当事人和她的陪跑还站在这,南玉觉得他们还能继续逼逼三千字长论文。

????“我想打死姜星宇和姜菏泽两个憨憨!陆漓也真是,居然会念那种傻逼玩意!”

????“我还以为那稿子是你自己写的。”

????顾渐说。

????南玉头顶三个问号:“我像那种人吗?”

????顾渐刚想说是开玩笑的,南玉又说:“拜托,我在赛场上碾压他们已经够打击他们了,再写篇群嘲的稿子来打击他们的内心,我有这么恶毒?我可是有人文关怀主义之心的,虽然稿子上说的话都是事实,但我们班自己知道不就得了。”

????南玉,一个拥有迷之自信的女人,一个总能把安慰鼓励转化为无语的神奇生物。

????“行了人文关怀主义者,去听听你的成绩。”

????两个裁判正在登记成绩。

????“三号,三分二十六秒,八号……”

????“老师,这个成绩不对啊,”旁边有人质疑,“三号那个同学是第二名,你怎么给记了第一名?”

????老师解释:“没错,跑她前面那个冲刺的人不是弃权了吗?她还有一圈没跑。我们拉线拉早了,三号领先了一圈。”

????而“弃权”的同学和他们班的人早就离开了这一块去了别的地方。他们也迷之自信自己拿了第一,连成绩都不准备听,提前庆祝去了。

????周围哗然,又听见南玉小声地对她的陪跑说:“都怪他们两个写的加油稿,激发起大家的争强好胜之心,本来我可以领先一圈半的。”

????就算她是实至名归的第一,也好欠打哦:)

????“行了,再群嘲下去有人忍不住和你动手我可不会插手,”顾渐出言制止她作死的言论,“去看尚慧跳高了。”

????“OKOK,给你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