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大元四年——

????长安街

????“你这贱奴算是个什么东西?连主人的话都不听了吗?”

????男人左手深入女孩乱糟糟的发丝中,从底部抓住发根用力拉扯,迫使女孩抬起头来;右手紧紧攥着女孩的下巴,手指还在不断地用力。

????“现在倒开始装哑巴了,前面不是还很有能耐地给我顶嘴吗?”

????女孩依旧一言不发,眼睛低垂着看向地面,女孩越是不反抗,男人就越是得意。

????“今个儿,我就把话说明白了。一日你从我们王家滚出去,就是求破脑袋也不会有人要你。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,跪下来给我磕个头,就原谅你今天的口无遮拦。”

????即使男人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,女孩还是不为所动。这时,人群中走出来一个女童。

????“她是我的。”

????稚嫩的声音很清脆,在场所有人都听得很清楚。不仅是男人,所有人都一愣。没想到这个女童会讲出这样子的话,但联系到她身上一看就很奢华的襦裙后,女童的嚣张也可以理解了。她的腰间垂挂着佩玉,纹饰复杂精致,很快就有人认出来这是当朝公主的玉。女童并不在意众人对她的打量,只是有一次重复了前面的话。

????“她是我的。”

????男人稍稍思虑一下就知道现在的利弊要怎么权衡,小命可比面子重要。松开左手,把女孩往女童那一推,并顺势跪下。

????“现在她是您的,公主大人。”

????女童并未理会男人,直接转身带着女孩走上了离人群不远处的马车。

????【涵春宫】

????一到宫殿,女童小手一拍,四五个宫女走进内室。

????“给她沐浴。”

????“是,公主。”

????女孩还没有来得及欣赏宫殿里的富丽堂皇,就被宫女带去沐浴了。等到女孩再次见到女童的时候,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情了。

????“以后你叫玉环,我的贴身婢女。”

????女童不给女孩一丝反应和思考的时间,直接拉过女孩站在书桌前,强制她坐在凳子上后,女童将一旁的一叠书本推到她面前。

????“现在,帮我完成太傅布置的作业。”

????女孩眨巴眨巴大眼睛,不理解地望着公主。

????“公主,奴婢不识字。”

????女童眼里划过一丝懊恼,为了以后自己可以逃避作业,看来有必要先教她认字了。

????“那我现在开始教你识字,记好了。”

????“是,公主。”

????女童任命地拿起另一支毛笔,和女孩挤在一张凳子上,一边书写,一边教女孩发音。懒懒的阳光洒在桌上,让房间里的一切都看起来朦朦胧胧似真似假,美好的不可方物。女孩特别认真,仔细地做笔记,余光里全是女童的模样。

????岁月静好也不过如此。

????女孩是一个很聪慧,只要公主讲一遍,她就可以记住。十天半个月字就全部认完了,公主也不再和女孩挤在一张凳子上写字。女孩突然有些失落,感觉心里空空的。

????“玉环,别发呆了。赶紧写好陪我去放风筝!”

????本来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公主出现在内殿,女孩眼里一瞬间被点亮了。

????“是,公主。”

????接下去的日子里,女孩都陪伴在公主的身边。两个人一起逃学,一起在空地上放风筝,一起趴在窗户上静静等待落日,一起和小皇子们捉迷藏。有时候女孩会因为摔倒而破皮流血,明明她自己一滴眼泪都没流,公主却哭的稀里哗啦。那个时候有人和女孩说,公主是在帮她流泪,她想是的,公主都是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