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我…操!”莫关山杀人的心都有了,他压着一个Alpha。两人一上一下交错相对,衣衫不整双目对望,内裤褪下鸡儿袒露。还他妈的被人撞见了,老子的脸面还要不要了!

????“呼~~幸好自己是上面那个…”莫关山呢喃一句,丢脸还没丢到姥姥家去。

????这话贺天一听就不乐意了,男人嘛,怎能容忍被压?精练的腿向上弯曲直接顶入莫关山胯下,稍一用力,莫关山被轻易翻转在地。

????“你说谁是上面那个,嗯?”贺天倒不是在意被别人撞见,那群臭小子也不会到处宣扬这种桃色消息。也不是纠结对象是个Alpha,虽然信息素生理反抗什么的很麻烦。不过,他这小身板还想压自己?真是个天大的笑话!

????“操,跟你,老子还不乐意呢!”我难道当上面不合适吗?莫关山真觉得憋屈,自己虽然算不上顶尖级别的,但也算优质。怎么到个破监狱就这么弱了?

????莫关山又接着想:颜值,这黑毛小子比不过自己。我这红发虹瞳绝无少有,他那漆黑的发色根本是烂大街货色。肌肉,他那手臂上静脉曲张未免也太严重了,虚的。打架不行,一拳就能整趴下。至于,鸡儿……

????莫关山低头一望,结实的胸膛下是尺寸可观的小兄弟。上面……我操!他妈的是吃什么长大的!这不科学啊!这……绝对是打了激素强行长的!

????“喂,看什么呢?”贺天看着上一秒还气势昂扬的红色毛球瞬间如浇灭的火苗般低落。顺着他视线望过去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????“别盯着它看,会害羞的。”贺天是出了名的不要脸,挑逗撩人的手段信手拈来不在话下。按道理讲,沾花惹草拔*无情的浪子说的就是他。可又偏偏谁都瞧不上,没等上床就失了兴致,将人丢在大街上又逍遥快活去了。

????通俗的说,就是个没开过荤的雏整天装花孔雀卖骚。

????“还满意吗?”贺天偏头伸出舌头舔舐一圈莫关山小巧玲珑的耳廓,尖牙刺入中间**,赤裸裸的性暗示。“我很温柔的,别怕。”

????温……温柔?靠,这家伙认真的?莫关山一个激灵从震惊里回过神来。正当贺天还沾沾自喜于自己的魅力无限时,莫关山又将他压在身下。

????…………又搞偷袭!贺天暗骂。

????“咦,老大又被变成下面那个了,你说今天会……那个吗?”一个毛茸茸的脑袋躲在门后,拉长着脖子偷看里面的活色生香。旁边还蹲着个人,相比下沉稳冷静多了:“你觉得咱老大这么多年的童子身至今为止还没破的原因是什么?”他个自大狂谁都看不上,根本不是外界人想的洁身自好。

????“其实吧,我也想过。”柔软的发梢翘起一束,八成是睡姿不好。压实头发后,悄咪咪地朝着旁边的冷木头说:“他……”下巴点了点贺天的方向“会不会是…bu~xing?”

????“操,你他妈的别过来!要碰到了!!!啊,死开啊!”门外的两人被尖叫声吸引,停止耳边私语,同时向门内看去。

????只见他们老大骚的很,被压在下面身处劣势还不忘作死。向上顶胯腰拱成一座弧形的桥,眼看着两人的小兄弟作势要来个亲密接触。那红头发的终于受不了恶心弹起身跳开,连忙把裤子穿好。

????“恶心不过你,不闹了,干一架?”莫关山拍拍灰,珊瑚色的眼瞳里散发着期待的光,他,手可是痒了挺久了。

????“正合我意。”

????